浮生巍邪

【巍澜】医生,服务可还周到?

不想写太长,因为没啥经验。所以,这章就在一起吧~

(七)

沈巍这边,他刚到达沈父说的餐厅,问了座位后,便觉不对。那座位上坐的哪里是沈父,分明是一女孩,仔细一看才发现正是那天和自己一起出席慈善晚会的那人。那女孩已经看到了沈巍,招招手让他过去,沈巍无奈,只好走了过去。“我今天在这里想必你也知道是什么事吧。听说沈伯父十分在意你的终身大事,他正好看中了我,我也正好看上了你,所以我觉得…”“陈小姐”沈巍冷笑了一下“就算你和我父亲达成一致,那你问过我吗,这些不过是你的一厢情愿,你之于我,不过是个陌生人罢了。”沈巍本就因为不能见到赵云澜心里十分不舒服,又看到这个一脸得意的女人,怒气不可抑制的散发了出来。他深吸一口气,对着陈依柠皮笑肉不笑了一下“陈小姐,这顿饭我请了,祝你用餐愉快。”说完便转身走了出去。“沈巍!我一定会让你心甘情愿的”沈巍停了一下,转过身,对着那边怒不可遏的女孩说道“奉劝你不要惹我,还有…我身边的人”

赵云澜心中难受,下了班没有回家,沿着医院外面的路漫无目的的走。走着走着,路过一家酒吧,赵云澜抱着借酒消愁的心态,走了进去。他坐在了吧台旁的椅子上,马上有店员过来问他要喝什么。往日里,他会点一杯酒精含量较低的鸡尾酒,保证自己只在喝醉的边缘,第二天可以正常工作的状态。而今天——“给我来你们这最烈的酒”店员看他愁容满面,但又不敢让客人太过分,于是给了他一杯酒精含量比较高的酒。赵云澜喝了一杯,尚觉不够,又要了一杯。此时,他已有些微醺,晃着酒杯里的液体,嘴里念叨着“小巍,小巍…”。酒杯里淡蓝色的液体反射着酒吧里暧昧的灯光,照在赵云澜忧愁的脸上,衬得他的脸带上了一丝妖冶。

最后,赵云澜到底还是醉了,他晃晃悠悠的走出酒吧,每一步都轻飘飘的像踩在云上。突然,他脚下一个趔趄,摔到了坚硬的水泥路上。“嘶…”赵云澜清醒了一点,看了一眼腿上和手上擦伤的伤口,想着还是赶快回家吧,自己处理一下,别再感染了。“如果沈巍在家的话,肯定会帮我涂药的吧,会不会心疼呢”赵云澜不自觉的这么想,又自嘲的摇摇头“赵云澜你个傻子,人家沈巍已经和你分道扬镳了,你还惦记个什么劲啊”。很快,赵云澜再也想不下去沈巍了,因为胃里突然一阵钻心的疼痛扰的他脑子一片空白,冷汗倏的落了下来。赵云澜捂着肚子,坐在了旁边的马路牙子上。

“赵云澜?”赵云澜突然听到了熟悉的声音,抬起头看了一眼“小…沈巍?”沈巍刚才路过这里就看到了坐在路上的那人,看着身影颇像赵云澜,便试着喊了一声,于是他看到那人抬起了头,脸色苍白。“你怎么了?”“我有点胃疼”“我扶你起来,先去医院吧”“没事,老毛病了,你带我回家吧,家里有药”沈巍拗不过他,扶起他上了自己的车。

到了家,沈巍将赵云澜安置到床上,他无奈的发现,自己才走了没几天,房子又变成原来那样凌乱了。“药在哪?”“那边抽屉里”沈巍拿了药,有温了一杯水给赵云澜,看着他吃了药,没那么痛苦了,这才放心了下来。

沈巍帮着赵云澜收拾屋子,赵云澜缓了一会,感觉好些了,于是便倚在床头,看着沈巍忙碌的身影。那个男人无论从哪个角度看都那么好看,而且性子又那么好,以后他的妻子一定会非常幸福的,不知道谁会那么好运气。赵云澜感觉心里酸酸涩涩,他不断告诉自己“现在,你应该跟他道声谢,然后让他走,他在这多待一秒,你就会沦陷的更深”可惜,赵云澜始终忍不下心赶他走,“哪怕就这最后一天,最后一刻,再让我与他待一会,以后便真的形同陌人好了”

沈巍感觉到了赵云澜一直盯着他的眼神,终是没有忍住,赶在耳朵红之前,转了过来“有什么事吗?”“啊,那个,你今天怎么会出现在那里啊?”“碰到了一点烦心事,出来走走”“哦…”又是一阵无话。最后,还是沈巍先打破了尴尬“你今天是不是喝酒了?还没吃晚饭?”“你怎么知道?”“你这一身酒味,又引发了胃病,一猜便知了,你还好意思说自己是医生,这种事都不知道注意。”“嗨,你还真别说,刚才都醉的走不了路了,这胃一疼,还疼清醒了~”他这么一说,沈巍这才看到了赵云澜手上和腿上的伤口,他皱了皱眉,嗔了句“怎么那么不小心”,便去拿了医药箱,过来给赵云澜消毒包扎。沈巍低着头处理伤口,赵云澜就这么愣愣的看着他,他长长的睫毛随着眨眼,一下一下刷着,看得赵云澜心里越发痒痒。他认真的神情,更是让赵云澜心里一顿,感觉涨的快溢出来了一般。“沈巍”,赵云澜像被蛊惑了一般开了口“我在你心里是什么?”沈巍手下的动作顿了一下,“当然是朋友啊”赵云澜失落了一下,还是不死心“只是朋友吗?沈巍,你对我,难道就没有哪怕一点点喜欢?”问完这句,赵云澜自己都愣了一下,算了,反正过了今晚,也都是路人了,就最后再丢一次脸吧。“赵云澜,我们都是男人…”“你别岔开话题,你就回答我刚才那句话,性别不是问题”“那你呢?”赵云澜没想到,沈巍又把气球踢给了自己,一咬牙,破罐子破摔的说道“是,我喜欢你,我赵云澜是栽到你沈巍手里了,根本无法控制。哪怕知道你并不是gay,知道我配不上你这个总裁,但我还是喜欢你,喜欢的要死,喜欢的感觉没有你生活都没有滋味…”说完,赵云澜闭着眼睛,仿佛要哭出来一般,这些话说出来舒服多了。但是半天没听见沈巍的反应,赵云澜感觉自己已经绝望了,他苦笑了一下,侧过头,吸了一口气“你就当我没说过这些吧,以后我们就互不相关好了”。突然,赵云澜感觉到一双微凉的手捏住了自己的下巴,迫使他转过了头,直直的看向了沈巍“云澜,你对自己就这么没有自信吗?”赵云澜瞪大了眼睛,表示惊讶。沈巍看着他这副表情,无奈的笑了笑,凑过去吻上了赵云澜的唇,虽然只是蜻蜓点水般的一下,赵云澜的大脑却当场当机。沈巍认真的看着赵云澜的眼睛,说道“云澜,我喜欢你。你知道我刚才听到你说的那些有多开心吗。”

“小巍,我爱你~”

“云澜,我也爱你”

说着,沈巍一把推倒了赵云澜,压在他身上,虔诚而又深情的给了赵云澜一个深吻。一吻毕,赵云澜舔了舔嘴唇,把沈巍看得气血上涌

“云澜,你勾引我”

“冤枉啊,我没有”

“云澜,剩下的就交给我吧”

……

【巍澜】医生,服务可还周到?

感觉上一篇是不是有点少了?

主要昨天跑去世园会,累得要死。所以,这篇好好写😂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以下正文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(六)

时间一点一点过去了,沈父的手术很成功,康复也很快,马上,就到了出院的时候。沈巍拉着沈父的行李箱,来到赵云澜办公室门口准备告别。正抬起敲门的手,门却被人打开了。赵云澜走了出来“小巍?”“嗯,我父亲准备出院了,所以我来告别”赵云澜的脸上闪过一丝失落,又很快掩饰过去,“哦,对,是该走了”赵云澜轻声说。“我走以后,你要好好吃饭,吃有营养的。屋子的话…实在不行就请个阿姨吧”“小巍,我们是朋友吧?”沈巍一脸疑惑看着转移话题的赵云澜,“对啊”“那我们以后还会见吗?”“…嗯,会的。”


沈巍终是走了,日子还像往常一般过,只是,医院的人都开始疑惑,平时3,4点就溜了的赵医生,怎么现在都要撑到医院下班才走,虽然只是在办公室里看电视玩手机。只有赵云澜自己知道,自己实在不想面对那个空荡荡的房子,还有房子里随处可见的关于沈巍的记忆。


这天,赵云澜正百无聊赖的翻着电视节目,突然,那副熟悉的面孔闯入眼帘。他看着节目标题,上面写着“XX慈善晚会开场,各商界人士和参会明星纷纷到场”。赵云澜注视着屏幕,那个让他日思夜想的人穿着一身笔挺的西装,从善如流地对相机招了招手,然后冷着一张脸,踏进了会场。赵云澜这才想起,自己从未问过沈巍是做什么工作的,那段日子的美好,让他沉浸在沈巍就是为他工作的幻想,现在看来,他不仅有工作,还十分强,只是不知道是明星还是商业精英,毕竟自己一个不关注娱乐圈的人,最火的明星可能都不认识,况且沈巍长的那么好看,估计是个明星吧。还是那样的沈巍,但是,最刺眼的是,在他的旁边,有个女人挽着他,笑得一脸温柔。赵云澜认识那个女人,以前打发时间看的电视剧里她是女主角,听说还是个挺红的演员。赵云澜感觉心里酸酸的,他自己在这像个怨夫一样,人家却已经正常工作,还有美人相伴。他自嘲的笑笑,是啊,人家凭什么不恢复正常呢,他赵云澜与沈巍有什么关系呢,顶多就是个救过自己父亲的医生,还不要脸的让人家做了那么久的苦力,沈巍不讨厌自己已经是最好的了吧。赵云澜垂下了头,沮丧的像个被丢弃的小猫一样。


沈巍这段时日过的也不算好,每天闲下来脑海中就会浮现出各种模样的赵云澜,于是只好逼自己投入到繁忙的工作中,没事也要找事做。所以,在沈父让他参加慈善晚会,多露露脸的时候,他毫不犹豫的答应了,虽然他很讨厌被那个女明星挽着,但他知道这是常态,便也没有反驳。谁知竟让那个女明星钻了空子,借着这件事,找到了沈父,说自己十分仰慕沈巍,想得到沈父的帮助。本来沈父是不怎么喜欢明星的,但是那个叫陈依柠的女演员是陈氏娱乐董事长的小女儿,而沈氏集团未涉猎的部分就有影视行业。于是,本就操心沈巍感情问题的沈父觉得这也是个不错的资源,就答应她会在旁边推波助澜。


这天,沈巍好不容易找不到事做,便回家收拾收拾房子。谁知,当时回来只是随便整理了一下东西,现在好好一收拾,这才发现赵云澜家的钥匙还在自己这里,于是便准备将钥匙送回去,顺便看看他有没有按照自己的话好好生活。想到这,沈巍的嘴角忍不住挂上了一抹笑,心头雀跃不已。正预出门,却听见一阵急促的敲门声。沈巍打开门,看见是自己的助理,问道“什么事?”“沈总,董事长刚打来电话,让你去一趟,这是地址”沈巍皱了皱眉,道“我还有件事,忙完便去”“可是…董事长说,他已经在那里等着了,让你赶快”……沈巍看了看手里的钥匙,又想了想刚痊愈的养父,只好把钥匙塞到助理手上“把它交给医院的赵医生”,助理点了点头,沈巍便换了衣服,驱车赶往沈父给的地址。


今日的赵云澜还是不到4点就结束了一天的工作,却没想到沈巍的助理来找他了。“赵先生,这是沈总托我还给你的钥匙”“沈总?沈巍?”“是的。”赵云澜打量了一下面前的人,心下疑惑。“沈巍到底是什么人?”“你不知道?他是沈氏集团的总裁”沈氏集团?这个他倒听说过,是个很牛的公司,在龙城几乎个个领域都有他们。赵云澜没想到,沈巍居然有这么大的来头,自己一个小医生,无论如何跟他也是不可能了吧。“沈巍他,怎么没有来?”“沈总还有其他要事在身,这种小事就交给我帮他就好了”要事?想来不过是借口罢了,他在这里那么久,从没见他忙过。罢了罢了,怕是人家早就不想再理你了,哪怕用如此拙劣的借口。“骗子”赵云澜心想“还说什么还会再见,现在就急不可耐的和我撇清关系。这样也好,反正那种事情也是无望,不如趁早断了吧”助理见赵云澜盯着钥匙半天不说话,便道“赵先生,如果没有别的事我先走了”“啊?哦,好的,再见”助理礼貌的关上了门,走了。赵云澜脱力一般倒在椅子上,用手捂着双眼,难过的想流泪,却终究无泪可流。是啊,没有开始何来结束呢,连一个哭的理由都没有。


【巍澜】医生,服务可还周到?

(五)

夜里,沈巍突觉口渴,下床喝水,却见书房的灯竟然还亮着。他拿起手机看了一眼,已经3点了,忙走到书房,推开了房门。他看见,沈巍正趴在桌子上已经睡着了,手里还说掉不掉的拿着一支笔,怕是忙的太晚,一不小心便睡了。沈巍走了过去,想叫他起来上床睡,却瞥见桌子上那张被赵云澜压在身下的纸上,写着养父的名字,他抽出来看了看,上面写满了手术方案和治疗方案,好几个方案都被赵云澜拿笔划掉,然后再一点点修改。沈巍不禁感动,看着略显憔悴的赵云澜,轻声说道“云澜,谢谢你。”然后他便叫了叫赵云澜,谁知,赵云澜听到叫声,只是偏了偏头,咂咂嘴,又睡了过去,没有一丝要起来的意思。沈巍无奈,只好把赵云澜打横抱起,送入卧室。


第二天一早,赵云澜准时起床,看着外面的阳光,回想起自己昨天晚上好像工作到很晚,然后趴桌子上睡着了,可是为什么现在是在床上?赵云澜疑惑,以为自己是患了什么梦游症,打算着去找个精神科的同事看看。这时,一阵饭香飘了进来,赵云澜咽了咽口水,才惊觉沈巍还在家里,忙洗漱收拾好,下楼准备吃爱心早餐。沈巍看到赵云澜下来,招呼他过来吃饭“昨天吃晚饭的时候,我看你好像比较喜欢甜味,不喜欢吃辣,所以给你简单做了一点,你看看合不合你口味”赵云澜顿时像吃了蜜一般,小跑过去,狼吞虎咽吃了早餐“哇,真好吃,不错不错,很合我口味。小巍,爱你呦~”沈巍一下子又红了脸,掩饰的低头吃早餐。


沈父的手术正在准备,与此同时还有一位患者也需要尽快手术。但是,赵云澜却私心的将重心放在了沈巍这边。不过,还是要照顾一下那边的。于是,看完沈父,就带着医院分配给他的实习生郭长城一起去看那边的患者。

沈巍在这边践行着赵云澜的医嘱,发现有一处不是很明白,便跑去准备问问赵云澜。隔了3个病房,他看到了一扇开着的门,赵云澜和另一个大学生似的男孩一起在查房。赵云澜一边仔细地检查了病人的情况,一边跟郭长城说着细节和问题,此时他的脸上完全没有平时的玩世不恭,只有严谨和认真,显得面部的轮廓更加棱角分明,给人一种禁欲的感觉。沈巍被这样的赵云澜深深吸引住了,不管是以前的轻浮或者可爱,亦或是现在的认真,沈巍感觉每一面的赵云澜都紧紧的抓住了自己的心,自己根本没办法摆脱,好像,也不想摆脱。


【巍澜】医生,服务可还周到?

(四)

沈巍一口一个赵医生,听得赵云澜说不出的难受,硬是让他改口叫了自己的名字,然后才反应过来,闹了一整,自己连美人叫什么都不知道。沈巍看着他一脸疑惑,不觉一笑,开口道“免贵姓沈,沈巍”“那我便叫你小巍好了~”“随意吧”。

那天晚上,赵云澜和沈巍终是相对着一人吃了一桶方便面。席间,赵云澜看着沈巍对着泡面皱眉又叹气的样子,调侃了半天才送了沈巍回医院。

第二天一早,赵云澜一反常态,早早去了医院,换了衣服便先去了沈父的病房。医院众人纷纷表示不可置信,什么时候那鼻孔朝天的赵大医生也学会了一大早查房了。

看着沈父的检查报告,思孰一番,赵云澜松了口气,还好,不是什么太难的问题,自己的把握还比较大,不然岂不是要在小巍面前丢脸了~于是嘱咐了沈巍一些事并让他无需担心后,才去了办公室,开始了一天的工作。沈巍看着养父无事,便拿着前一天赵云澜给他的钥匙,驱车去了他家。想着那满屋狼藉,便觉得头大,只能尽快帮他收拾好,才能报了这恩情。想起赵云澜昨天各种各样的小表情,沈巍的脑中竟闪过了可爱一词,他忙晃晃脑袋,又无奈的笑了。

结束了一天的工作,赵云澜回到了自己家。看到家门口停着的车,吓了一跳,以为家里进了贼,赶忙跑进了屋里。推开家门,赵云澜的惊吓又加了一分,他忙环顾了一圈,确认是自己家没错,他看着熟悉又陌生的房子——全家各个角落都焕然一新,不仅整洁,而且所有东西都摆放的很合自己的心意,可以说是自己理想中的家的样子了。这时,他看到沈巍拎着垃圾袋从二楼走了下来,上挽的衣袖和汗湿的前襟,无不显示着沈巍已经在这里收拾了一天的事实。赵云澜看着沈巍从楼上下来,抬眼看了他一眼,晚霞照进了他的双眸,撒下一片光辉。只那一眼,赵云澜便觉得此刻的画面仿佛定格了一般,沈巍就像下凡来拯救他的仙子,自己的心没出息的漏跳了一拍。他自嘲的笑了笑:赵云澜啊赵云澜,你终究还是栽在这了,不过,甘之如饴。

沈巍看着赵云澜从进来时的惊讶,到疑惑,再到自嘲,然后又是绝望,最后发出甜美的笑,不知道他脑子里又在想些什么。“赵云澜?”“啊?小巍,你叫我?”“你愣那干嘛呢,过来帮我把垃圾扔了,然后把那边的衣服放洗衣机里洗了,我去做饭。哎,洗衣机你总会用吧”赵云澜傻乎乎的点了点头,看着沈巍进了厨房,还感觉不怎么真实。

赵云澜是被一阵香味叫起来的,刚等洗衣机的功夫,就趴在床上睡着了。他洗了把脸,下楼来一探究竟,然后便看到了面前的四菜一汤。赵云澜迫不及待的尝了几口,发出一声“哇哦~”后,沈巍端着两碗米饭走了出来,让赵云澜入座吃饭。“小巍,你是什么神仙啊?是不是我上辈子做了什么拯救苍生的事,这辈子才遇到你啊~”沈巍低头吃饭,微微笑了,想着网上那些仙侠小说,也跟着来了一句“上神谬赞了,小仙只是来报恩的,你并未拯救苍生,只是拯救了小仙的父亲罢了。”说完,两人相对一笑,赵云澜看了沈巍半晌,道“小巍,你说你这么好,让我怎么舍得放手啊”沈巍听了这话,脸一下子红了个彻底,便装作没听见,低头吃饭。

吃完饭,赵云澜自觉去洗碗,沈巍继续今天没有做完的工作。洗完碗,赵云澜来到卧室,看着沈巍忙碌的背影,鬼事神差的来了一句“要不,今天就住这吧”说完这话,两人同时愣了一下,赵云澜正想说自己开玩笑的,却没想到沈巍淡淡的嗯了一声。赵云澜心里的小鹿蹦了一下,他面上不显,却紧张的连话都说不利索“那,那我,我先去,去工作了。你,你收拾完,早点休息啊”然后逃也似的进了书房。沈巍低头笑了笑,当时心里确实有个声音让自己留下来,沈巍也不知道为什么,无果,只能安慰自己是想早点为赵云澜收拾好房子,所以才在这里住下,也方便明天一起去医院。

大约11点左右,困意袭来,沈巍收拾好客房,准备睡觉,想着跟赵云澜说一声,便去了书房。却见书房灯还亮着,赵云澜趴在桌前,笔耕不辍,时而深思,然后继续写,认真的完全没有意识到沈巍站在门口。沈巍看着他认真的模样,不想打扰,便走回了客房。

【巍澜】医生,服务可还周到?

(三)

刚好赶在医院下班之前,沈巍匆匆地带着还虚弱的沈父赶了过来。安顿好沈父,便去敲了赵云澜办公室的门。赵云澜在刚才的美梦中不知不觉睡着了,沈巍敲了半天门,无人回应,便轻轻推门走了进去。“赵医生,赵医生…”“啊,啊?”赵云澜被沈巍叫了起来,刚睡醒的他看起来懵懵的,用手揉了揉眼睛,打了个哈欠,茫然地看着沈巍。沈巍顿觉眼前的人可爱的紧,和下午时判若两人。时间不容耽搁,沈巍忙拉了懵懂的赵云澜,赶去父亲的病房。到了病房的时候,赵云澜已经清醒了,盯着沈巍刚刚放下的拉着他的手,还觉得被拉着的那处余热未减。赵云澜拍拍脸:赶快回神啊你!赵云澜看了看床上的人,做了基本的检查。“病人暂时没有大碍,具体结果要明天检查过后才能定论。”他看了一眼身边的沈巍,安抚似的又加了一句“放心吧,没事的,交给我”沈巍睁着他的大眼看向赵云澜,默默点了点头。

出了病房,赵云澜回到办公室准备收拾收拾下班,却被还跟在后面的沈巍吓了一跳。“你,你,你还有什么事吗?”沈巍抬起他无辜的大眼,疑惑地道“不去你家吗?”赵云澜后知后觉,想起了自己和沈巍约定的事,心中暗喜,毫不客气,换好衣服拉了沈巍就去了停车场。

40分钟后,车子停在了一栋小别墅前,沈巍看了看前面比一般别墅稍小的房子,心中暗道“看来那医院工资还真不低”赵云澜指纹解锁,带着沈巍走了进去。此时已近8点,屋子里光线较暗,但沈巍已经看见了房子的基本布局,几乎是不拘一格,设计风格十分放荡不羁。随着灯光亮起,沈巍被眼前的景象惊住了——拖鞋被踢的到处都是,各种书籍被散乱的扔在地毯上,一台电脑被盖在书下,可见主人一般常趴在地毯上看书,却没有收拾的习惯,沙发上团着被子和枕头,凌乱的不堪入目。餐厅方向,炉灶倒是整洁,只铺了一层薄灰,餐桌上叠了两个吃过的泡面桶和没来得及扔的调料袋和餐巾纸,冰箱里更是惨不忍睹,除了几罐可乐,就是配着泡面吃的榨菜和火腿肠,仔细看日期,马上就要到期的那种,可见屋子的主人几乎不做饭,而且对泡面爱的深沉。赵云澜引着沈巍上了楼,楼上有3间卧室,一间被改成了书房,书架上一大半是医学专业的书籍,还有一些闲书,偌大的书桌上有几个人脑和人体模型,其他部分都被乱扔在那的书盖着,无处可工作,怪不得赵云澜要在客厅地毯上看书,沈巍不禁扶额。再往后是一间大卧室,有卫生间和衣帽间,大床上散落着各种衣服,甚至地毯上也有零星几件。“赵医生,你这怎么睡觉?”沈巍指了指床上的凌乱,“啊,这个嘛,不是书房有床嘛,还有沙发呢,再不济还有客房啊”沈巍彻底被赵云澜弄得无语了,他还真的是物尽其用啊。沈巍认命般的着手开始收拾赵云澜的狗窝,“真是一个大工程啊”他想。赵云澜无事可做,往常这会都在外面吃喝玩乐呢,很少能这么早回家,“那个,要不要吃点饭?”。沈巍想了一下厨房的惨状,对着赵云澜戏谑的笑了一下“吃什么,你家能做饭吗?凭空给我变出来食材我看看~”。赵云澜被沈巍的笑闪了眼,老脸一红,才觉出沈巍是在笑他“那啥,我家有4种口味的方便面呢,还不够你吃?”,沈巍微不可见的皱了皱眉“你平常就吃这些?”“呃,也不是啦,我平常都在外面吃的”看着赵云澜无辜的脸,越发觉得他面黄肌瘦,一副营养不良的样子。沈巍叹了口气“这段时间就我来给你做饭吧。”赵云澜略微吃惊,又马上变成惊喜,他表示,自己这是招来一个田螺姑娘,啊,不是,田螺公子啊~他开心的眯了眯眼,这副孩子般的样子看在沈巍眼里,不觉也跟着笑弯了眼。“那余生就多多关照啦~”沈巍知道是句玩笑话,便也笑着接了句“多多关照”。

很多年以后,两人每次想起当时的场景,还是会忍不住笑出来,感叹一声岁月静好。那是他们第一次一起待在他们的家里,第一次一起笑,一起开玩笑,也是第一次在对方的眼中看到了彼此。

医生,服务可还周到?

(二)

第二天一早,沈巍来到了一家私人医院,他曾经听说过这里,传言里面的医生医术高超,只是不愿公立医院那般没人性的作息,于是来到了这里,经手的病人痊愈率高达95%,这是龙城第一医院也无法比拟的数据。原来沈巍觉得都是夸大其词,但是俗话说病急乱投医,倒也可以一试。

索性因为较高的费用,医院里病人并不是特别多,而且环境不错,于是沈巍很容易的挂上了神经外科的专家号。但是看着自己手里正正好好的100号,和屏幕上神外专家那一栏仅剩的3,4,5号,一脸懵逼。于是“虚心好学”的他来到了咨询台,询问自己的号什么时候可以排上。咨询台的护士小姐姐瞄了他一眼,边整理台面,边不甚在意的说“来挂号也不提前查好了,你这号19天以后再来吧”“啊?”“您这是真不知道啊,我们神外的专家赵医生,一天只看5位病人的,今天是月初,从1号开始啊,已经看了2个了,这么一算,你就是20号再来啊”“可我父亲等不了那么久了”小护士翻了个白眼道“等不了就挂普通号啊,普通号没要求,啥时候排到啥时候来,估计明天你就差不多了。”沈巍一时纠结在了原地,那普通号也就是公立医院专家号的水平,没什么意义,可是,专家号要等那么久…沈巍咬了咬牙,做出了决定。

下午3点半,赵云澜结束了一天的工作准备回家,今天的5位病人都是一般患者,说是大医院没办法治,其实也是那些医生只顾钻研学术罢了,放在自己这都不是什么大问题。没错,赵云澜就是这家私人医院神经外科的专家,凭着当时在医学院的学习,还有后来自己不断的倒腾,或许还有那么一些天分,赵云澜在神经这一领域可以说是一个大佬了,几乎没有难住他的病历。

此时,他正靠在椅背上,闭目养神,准备休息一下就走。突然,一阵敲门声传来。“请进~”他眯着眼看了一眼来人,发现完全不认识,然后又闭上了眼睛“不好意思啊,我已经下班了,等你排到号再来吧”沈巍却完全不顾他的话,径直走了进去,站在了赵云澜面前“你好,赵医生,我知道您的传统,所以先说声抱歉。但是,我父亲真的等不了了,医生都说他的病很难治疗,希望您可以破例救救他”赵云澜勾唇一笑,抬眼打量了一下眼前的人——高高瘦瘦,但是看起来很结实,虽然是在求人,但是脸上没有一丝丝恳求,反而透着一股傲气。再仔细看,那人一双又大又亮的双眸,仿佛盛满了星河一般耀眼,却又没有一点波动,让人想搅乱那一片平静,再往下看,高挺的鼻梁和薄薄的蔷薇色的唇,没有一处是不好看的,这些拼凑在一起,连赵云澜这种花花公子,都要称赞一声美人了。然而,美人冰冷的音调却不衬他如玉般的面孔,赵云澜起了兴趣,对着面前的人说“你这些话我听多了,来我这看病的哪个不都是医院看不了了的,我要是给每个人都开后门,那我这传统不早就破了”“我就是疑惑你那什么讲不通的传统,人命关天,你却仗着医术,恃技而骄,这和草菅人命有什么区别。”赵云澜哈哈大笑,换上一副欠揍的表情“我愿意,你能把我怎样啊~”“你!”赵云澜看着面上微露怒色的沈巍,戏弄之心乍起“不过,也不是没有商量的余地…”“你说吧,要多少钱?”赵云澜看了他一眼,吊儿郎当的说“你跪下求我我就治~”沈巍皱了皱眉头,为了养父,他什么都可以做。只迟疑了一瞬,他便作势要往下跪。赵云澜惊了,只是一句玩笑话这人也当真,不知道男儿膝下有黄金吗。于是他一伸手,挡住了沈巍要跪下的趋势。沈巍复又疑惑地看着他。赵云澜看着沈巍盯着自己的双眼,没来由的感觉自己好像老脸一红:这也太TM好看了吧~“咳咳,那啥,我也不是那般不留情面的人,这样吧,我家正好缺一个打理收拾的人,不如你爸住院这段时日,你便在我家帮我整理屋子好了~”沈巍一听,面上倒没如何,心里盘算了一笔,感觉还是一个很划算的买卖,公司最近问题都解决了,剩下的运行也不需要自己时时监管了。于是,便答应了赵云澜的要求,也不多做停留,留下一句“那我去接病人”就匆匆走了。赵云澜又坐回座位上,回想着刚才那人的神情,不禁笑了。他承认自己是个颜控,还是骨灰级的,沈巍的长相真是让自己一见钟情。感情这种事本来就与性别无关,还是先拐回家,再慢慢打算比较好。赵云澜笑得一脸猥琐,沉浸在自己不久就要攻克美人,看他在自己身下辗转的美梦中。

(这会儿赵云澜只是想与沈巍度过美好一夜的想法,还没到爱😂)

【巍澜】医生,服务可还周到?

(一)

“沈总,这是咱们公司上一个项目的详细记录,您过目一下,没问题的话我就要送去录入档案了。”

“好的,你先放这,下班之前来取吧”沈氏集团现任总裁沈巍抬头看了一眼助理手上的文件,又低下头处理其他要事。过了一会儿,沈巍发现小助理还立在他面前没有走,不禁又抬头看了他一眼“还有事吗?”

“呃,那个,董事长说让您晚上回家吃饭,不论什么理由必须回来…”助理尴尬的挠挠头,顶着莫大的压力把这一趟主要的任务说了出来。

果然,沈巍皱了皱眉,又颇为无奈地摇摇头,说道“好,我知道了”。

沈巍自是知道老爷子叫他又是什么事,无非就是那一套:已经到了成家的年纪了,公司又打理的井井有条,是时候该去相相亲了…沈巍尽管完全不想去,但是又无法推拒,毕竟当年是养父把自己从那个像魔窟一般的福利院里拯救出来的,无论如何,他都不想让养父寒心。

 
 

晚上八点半,沈巍准时来到了养父在郊外的别墅,阿姨已经做好了丰盛的饭菜,养父就坐在桌前看着财经频道的新闻等着他。沈巍推门进去,淡淡的叫了一声父亲,便换鞋洗手,坐在桌前准备吃饭。沈父过问了沈巍最近是否忙碌等一些日常后,便又一次提起了相亲一事,沈巍默不作声,准备这次也蒙混过关。谁知,今天沈父像是受了什么刺激,看到他这副左耳进右耳出的样子,气不打一出来,将筷子重重放下,提高了声调“你说说你,从小就这个样子,闷不吭声。人生大事也不操心,你以为我是为谁啊,还不是想给你找一个知冷知热,能照顾你的人!”沈巍许是最近操心一个项目太过劳累,忍不住出声“我没有喜欢的人,也没有结婚的打算,吃饭便是吃饭,能不能不要总提这种事情”本是平淡的语气,但是在半辈子都在人前说一不二的老爷子听来,便变得十分带火。于是他也不压制,怒上心头。“你个……”“白眼狼”三个字还没说出口,突然一阵眩晕袭来,接着就是钻心的头痛。老爷子眼前一花,倒了下去。沈巍愣了一秒,忙上前去查看,然后赶忙拨打了120,等待的过程中给沈父做着基本的急救,沈父却没有丝毫反应。

 
 

沈巍坐在手术室外的长椅上,顶着红色的手术灯,心里十分混乱。有自责,有紧张,也有疑惑。明明父亲身体一直不错,今天看起来也只是有点生气,怎么突然就倒下了。于是他拨通了家里阿姨的电话,果然,阿姨支支吾吾的说老爷子前一段时间就晕倒过一次,但是没当回事,自己去医院检查也没有什么大碍,就没让阿姨告诉沈巍。挂了电话,沈巍懊悔不已,细细想来,别墅附近除了一家环境不错的私人诊所,就是一家野鸡医院,好的医院都在市里,老爷子估计草草一看,没啥问题就不管了。

正在思索的时候,手术室的门推开了,沈巍赶忙过去,询问医生病情,然而医生却皱了皱眉,表示自己一时半会也说不清,等明天做个脑部CT再说吧。沈巍忙谢过医生,吩咐助理为沈父办理住院手续。

第二天下午,沈巍被医生叫到了办公室,看着头部的片子,一脸疑惑的看着医生。医生叹了口气“病人的情况很不乐观,现在还只是轻微的表现,但是他脑部的肿瘤肯定是会一步步变大,伴随越来越频繁的头痛和晕厥,直至休克。虽然他的肿瘤并不大,按理现在切除还来得及,但是…这个位置太刁钻了,附近的神经牵连太多,一不小心可能面临瘫痪或者死亡,而且…概率极大,我们最权威的医生也不敢保证,所以…抱歉,我们现在只能尽量抑制它的生长。当然,这也只是我个人的提议,如果您执意要尝试,我们一定会尽最大的努力”

再次回到病房,沈父已经醒了,他面色苍白,完全没有了往日的叱咤风云之态。沈巍就站在门外看着他,这些年来,虽然沈父一直很严苛的教育沈巍,但是沈巍知道,他是爱自己的,而且那份恩情摆在那,让他不得不仔细考虑这场手术需不需要做,如果做了,自己能不能承担那样高概率的风险。

 

【巍澜】医生,服务可还周到?

emm…最近看了太多巍澜了,所以有一丝丝激动想自己写写~反正第一次写啦,凑活看看吧,而且本人很懒,更新时间不定,所以希望如果真的能写完,大家再看吧😂啊哈哈哈。。。

 
 



(灵感来源于好多年前看到的一篇瓶邪文)

商业界大佬巍×医学界大佬澜

 
 

梗概:

因为养父突发的疾病,沈巍寻遍各路无果,不得不来到龙城最好的私人医院,然后顺理成章的遇到了医界圣手赵云澜。但是赵云澜却有一个十分傲娇的传统,就是每天只诊治5个病人,而预约他的病人几乎已经绕长城一圈了。于是,心急火燎的沈巍在赵云澜一而再再而三的强调自己的原则的时候,舍身为父,“苦苦”请求赵云澜的帮助。于是赵云澜这个颜控终是不敌沈巍的颜,让他答应了自己一件事,便超越自己的原则,为其养父医治。于是,巍澜爱情的火花也蹭蹭蹭……

 

啊啊啊,有没有朋友给推荐几个写巍澜的太太啊~~~