浮生巍邪

【巍澜】医生,服务可还周到?

(一)

“沈总,这是咱们公司上一个项目的详细记录,您过目一下,没问题的话我就要送去录入档案了。”

“好的,你先放这,下班之前来取吧”沈氏集团现任总裁沈巍抬头看了一眼助理手上的文件,又低下头处理其他要事。过了一会儿,沈巍发现小助理还立在他面前没有走,不禁又抬头看了他一眼“还有事吗?”

“呃,那个,董事长说让您晚上回家吃饭,不论什么理由必须回来…”助理尴尬的挠挠头,顶着莫大的压力把这一趟主要的任务说了出来。

果然,沈巍皱了皱眉,又颇为无奈地摇摇头,说道“好,我知道了”。

沈巍自是知道老爷子叫他又是什么事,无非就是那一套:已经到了成家的年纪了,公司又打理的井井有条,是时候该去相相亲了…沈巍尽管完全不想去,但是又无法推拒,毕竟当年是养父把自己从那个像魔窟一般的福利院里拯救出来的,无论如何,他都不想让养父寒心。

 
 

晚上八点半,沈巍准时来到了养父在郊外的别墅,阿姨已经做好了丰盛的饭菜,养父就坐在桌前看着财经频道的新闻等着他。沈巍推门进去,淡淡的叫了一声父亲,便换鞋洗手,坐在桌前准备吃饭。沈父过问了沈巍最近是否忙碌等一些日常后,便又一次提起了相亲一事,沈巍默不作声,准备这次也蒙混过关。谁知,今天沈父像是受了什么刺激,看到他这副左耳进右耳出的样子,气不打一出来,将筷子重重放下,提高了声调“你说说你,从小就这个样子,闷不吭声。人生大事也不操心,你以为我是为谁啊,还不是想给你找一个知冷知热,能照顾你的人!”沈巍许是最近操心一个项目太过劳累,忍不住出声“我没有喜欢的人,也没有结婚的打算,吃饭便是吃饭,能不能不要总提这种事情”本是平淡的语气,但是在半辈子都在人前说一不二的老爷子听来,便变得十分带火。于是他也不压制,怒上心头。“你个……”“白眼狼”三个字还没说出口,突然一阵眩晕袭来,接着就是钻心的头痛。老爷子眼前一花,倒了下去。沈巍愣了一秒,忙上前去查看,然后赶忙拨打了120,等待的过程中给沈父做着基本的急救,沈父却没有丝毫反应。

 
 

沈巍坐在手术室外的长椅上,顶着红色的手术灯,心里十分混乱。有自责,有紧张,也有疑惑。明明父亲身体一直不错,今天看起来也只是有点生气,怎么突然就倒下了。于是他拨通了家里阿姨的电话,果然,阿姨支支吾吾的说老爷子前一段时间就晕倒过一次,但是没当回事,自己去医院检查也没有什么大碍,就没让阿姨告诉沈巍。挂了电话,沈巍懊悔不已,细细想来,别墅附近除了一家环境不错的私人诊所,就是一家野鸡医院,好的医院都在市里,老爷子估计草草一看,没啥问题就不管了。

正在思索的时候,手术室的门推开了,沈巍赶忙过去,询问医生病情,然而医生却皱了皱眉,表示自己一时半会也说不清,等明天做个脑部CT再说吧。沈巍忙谢过医生,吩咐助理为沈父办理住院手续。

第二天下午,沈巍被医生叫到了办公室,看着头部的片子,一脸疑惑的看着医生。医生叹了口气“病人的情况很不乐观,现在还只是轻微的表现,但是他脑部的肿瘤肯定是会一步步变大,伴随越来越频繁的头痛和晕厥,直至休克。虽然他的肿瘤并不大,按理现在切除还来得及,但是…这个位置太刁钻了,附近的神经牵连太多,一不小心可能面临瘫痪或者死亡,而且…概率极大,我们最权威的医生也不敢保证,所以…抱歉,我们现在只能尽量抑制它的生长。当然,这也只是我个人的提议,如果您执意要尝试,我们一定会尽最大的努力”

再次回到病房,沈父已经醒了,他面色苍白,完全没有了往日的叱咤风云之态。沈巍就站在门外看着他,这些年来,虽然沈父一直很严苛的教育沈巍,但是沈巍知道,他是爱自己的,而且那份恩情摆在那,让他不得不仔细考虑这场手术需不需要做,如果做了,自己能不能承担那样高概率的风险。

 

评论

热度(16)